Spirit

靈界眾生因果相隨

我自出生時,身體與靈魂沒有扣緊接合,以致靈魂沒有安住在身體裡,造成身心靈種種的不適。

文│李衍穎

我來自香港,以下是我接受朱老師治療前與治療後的改變,在此與大家分享。

從小,我的身體就不好,經常感覺疲倦乏力,體力很差,很容易疲倦,睡眠比一般人要多很多。尤其是我的身體比較敏感,常常會感覺到有其他靈界的存在,例如在簷棚底、在樹枝間,但我看不見「他們」。由於從小就隨家人上教堂,洗禮堅信禮,雖然這讓我覺得困擾,但我選擇不理會那些看不見的靈界,不明白的生命。直至1996年我開始接觸教會以外的佛教教理,我才知道有「眾生」。

2003年,我與朋友去台灣玩,一同去拜訪了一位陳國鎮教授,他很慈悲地提醒我,說我自出生時,靈魂並沒有在我身體安放好,以致靈魂沒有安住在身體裡,並建議我可以找促健會的朱老師幫助。說靈魂安放好後,我的身體才會好的,不然不會好的。

我擁抱別人像抱著一張紙

2006年,在我遇到朱老師之前,42年來從來都不知道人家眼中看到的人事物、肢體接觸,感受跟我是不相同的。

在這之前,我眼中所見的一切,包括一切的人、動物、週遭環境、各種東西都是近乎二度空間的,就好似眼前看見的是一幅畫,不是立體的,我的感覺是似乎是虛的。即便是我觸摸或擁抱家人、朋友、小動物或任何東西,總感覺好像在觸摸紙張一樣。

2006年接受朱老師的治療後,很神奇地發現我眼睛所見的一切人與景物都變得硬了、實了,我觸摸的感覺也真實立體了,不再只是好像摸著一張紙張的感覺。我才整個人感受札實了。

感謝朱老師無私的為我治療,改變了我的生命,我終於能紮紮實實地活著,活在三度空間的感覺真棒!再次感謝朱老師!謝謝! (摘錄自覺行雜誌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