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urpice

見證奇蹟

第一次報告出來,B肝帶原竟然沒了,醫師不相信,說報告有誤,要我回去再驗一次。

口述|陳玫蓁   

小時候,因為得了黃疸,侵蝕到我的腦部,一直到三歲,我都不會講話,常常會像發癲癇一樣手腳抽搐,也找不到醫師醫治。

母親到廟裡問神,希望可以得到神明的指示,神明說我活不過三歲,母親聽了十分傷心。後來,阿媽去求觀世音菩薩,觀世音菩薩收我做義女,並指示在我三歲之前,絕對不可以離開故鄉。於是,母親陪我住在鄉下,跟著阿媽一起生活。很幸運地,在鄉下遇到一位醫術頂尖,本可以在台大醫院當醫師,卻選擇回鄉下小鎮開小診所的醫師,病情在他照顧下,漸漸好轉了起來。

我其實並不清楚童年的這一段故事,只是阿媽從小常叮囑我要拜觀音,特別是觀音生日,阿媽一定會帶著我去廟裡,很虔誠地跟觀世音菩薩答謝,我能夠健康的活著,對母親、對阿媽都可說是奇蹟。國中時,我去做檢查,醫生說我的腦子裡有一個結痂,沒有辦法開刀或做治療,吃藥也沒有用,我沒有多想,過一天算是一天。

日子過去了,成年後,因為疾病的關係,許多一般人能做、敢做的事,對我來說都極其困難,我不敢衝著過馬路,不敢游泳、怕抽筋溺水,不敢做激烈的運動……在朋友介紹下,來到協會開始做拜懺功課,某天,和一群朋友們逛街,斑馬線的對面的紅綠燈幾秒後就要倒數完了,朋友領著我叫我快衝,我一股作氣往前衝,竟沒有不適,這在以前,是不可思議的事情,這對我來講,也是奇蹟啊!,

我有胃潰瘍的毛病,家裡的胃藥我都買好幾盒,胃不舒服,我就拿來吞,朱老師治療後,告訴我個性要修正,我每天做功課反省,為了想讓我的胃潰瘍變好。 

有一天,家庭醫師要我去抽血檢驗,追蹤B肝的指數,第一次報告出來,B肝帶原竟然沒了,醫師不相信,說報告有誤,要我回去再驗一次。我嚇了一大跳,因為從高中捐血開始,我便知道自己有B肝帶原,也因此不能繼續捐血。於是,聽了醫師的話,再驗了一次,醫師證實了第一次的檢驗真的沒錯,我的B肝帶原消失了。這次,再驗我的抗體,醫師說「太神奇!竟然有有效抗體」,問我做了什麼事?我的改變就是多了做功課而已。老天爺啊!這次再次見証了奇蹟。即便腦子裡面有一顆不知該如何處理的痂,但到現在狀況很好,我也開開心心地活著,著實感恩。

我有兩隻小狗,在促健會也有牠們的病歷,我常常領著小狗們做功課,也告訴牠們要精進。做功課這件事真的印証在我身上,剛開始做功課不得要領,累壞了。但感覺像老天爺要考驗我,換個角度想,就反而要更認真地做功課才是。

很高興在促健會認識很多的好朋友,參加各種課程學習人生智慧,願大家順心平安、精進不懈。(摘錄自覺行雜誌45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