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pentance

懺悔心才是良藥

病痛折磨中以十字真言護持自己

文│鄭雅方

自有記憶以來就經常腰、尾椎摔傷、肩膀、手腕關節等處受傷,有時候同部位會不斷反覆,最熟悉的醫療單位就是骨科、復健科和整骨師。年紀漸長對生命經歷開始心生疑惑,卻不得解。2011年12月因被轎車追撞造成腦震盪,三級安眠藥都無法使我入眠,每天都像睡在游泳池裡一樣苦不堪言。於是開始接觸通靈老師、宮廟,為這些「果」找「因」,2018年又因血崩切除子宮、乳房切片,諸多考驗沒停過,自2011年接觸藏傳佛法,以透過誦經迴向,懺悔罪業來減輕病苦,轉眼9年多。

聽聞朱老師我先介紹朋友去找朱老師自己也才開始接觸十字真言拜懺法,當時肩膀已經因為使用過度挫傷,腰椎有舊傷,彎腰無力挺起的狀態,只要頭點地就上不來、只能靠單手支撐,血崩損傷的心臟還未復原,拜二、三下,心臟就糾結喘息不已,要停歇一會才能再繼續,腰和膝蓋(西醫診斷髖骨軟化症,長骨刺不能蹲、跪),要用拳頭抵地才能撐起身體。

心裡不斷唸著懺悔偈「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嗔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不斷在心中祈求冤欠的原諒,漸漸地從一天三圈拜完,到可以同一時段緩緩將三圈拜完;慢慢腰比較強壯了,頭暈、血壓高和心悸的問題也慢慢和緩起來,當十字真言累計108圈之後,又因為整骨導致腰挫傷,無法拜懺,停擺了好一陣子。

內省己身,拜懺時真有懺悔心?

有善知識提醒我,內省自己,是否失去懺悔心?才導致又受傷,再次祈求冤欠給我機會,讓我能重新拜懺,又得償願繼續努力。因為身體這些反覆的病苦,在我實踐拜懺以前曾尋求過不同的老師,他們的忠告是不要浪費錢看醫生,我的病都是因為「靈逼體」是看不好的。回看自己過往的經歷,參與法會或當義工、路過宮廟的盛事,的確常會莫名的身體不適,卻不知道原因。2021年3月頭一次跟著宮廟進香,那股頭皮快被剝掉的體驗,感受到另一種恐懼,我一點都不想成為乩童,打心底抗拒和排斥,內心不斷祈求菩薩救命。

返家後開始禁足自己,除了上班,佛、道法會都不再參與,持誦經典,在家做十字真言拜懺,觀看自己的習氣(好勝心強、易怒、喜生悶氣等),是如何影響我的身體和內心。隨著疫情嚴峻,5月校門關閉,當老師的我,得以休息在家,把握住這樣的機會,盡可能每天三次拜懺(曾經貪多冒進一次過頭,肩膀再次發炎,拜懺停擺),檢視自己內心,是想要快點還債,懺悔心又跑掉了,對冤欠深感抱歉,在內心提醒自己這是長期的功課,持續不間斷比速度更重要,復原的速度快多了。

現在的身體狀況,是心態準備好,就能穩穩緩緩做三圈才需中場休息,雖然爆汗、心臟微喘,精神和腦袋都清楚多了,以前不能蹲的膝蓋,在拜懺中反而漸漸好轉,當外界因為疫情恐慌,我反而身心安定,依以前的個性一天都關不住,不可能像現在可以數週不出門的當宅女。

感謝十字真言拜懺法。(摘錄自覺行雜誌54期)

台北佛弟子 雅方 敬書